zh-TWen

要懷有玩心

要懷有玩心

要懷有玩心

要有玩心。這可不容易,因為你是這麼的中規中矩。你身上罩著一層甲冑,很難脫下它,鬆開它。你不能跳舞,不能唱歌,不能蹦蹦跳跳,你不能尖叫大叫或微笑。即使你想笑,也要先有個東西可笑才行。你沒辦法單純的笑。一定得有個理由,這樣你才能笑。一定得有個理由,這樣你才能哭泣。

你是嚴肅的。你把生命當成生意或數學來看待。它不是!生命是詩意的,不合邏輯的。它不像工作,它像玩耍。看看樹,動物,鳥;看看天空──整個存在都在嬉戲。你非常嚴肅,難怪你會跟存在分岐。你從存在當中連根拔起,然後感到疏離,感到自己是個局外人,感到這個存在不屬於你。除了你和你的嚴肅,沒有誰得為這點負責。

把知識放到一旁,把嚴肅放到一旁;就是好好的玩八天。你什麼也不會失去。如果你什麼也未曾獲得,你也就無法失去任何東西。玩耍會讓你失去什麼呢?而我要告訴你,你將會從此不再一樣。如果你能夠真正的玩耍,你將會擁有一個新的觀點,用一個新的方式來看待事物,以一種新的方式存在。當你回去,你將不再是之前那個人。對你來說,整個生命的意義都變了,因為那個意義也是由你提供的。現在,生命看起來是無聊而沒有意義的。這是你造成的,因為你如此嚴肅。生命是好玩的,美好的,但唯有你的雙眼對美敞開,它才能夠是美好的。

人們一直在問:神在那裡?你找不到祂。因為祂是一個玩家,你則非常嚴肅。這很不容易,因為你自以為你非常成熟。但你不是。你還沒有成熟。成熟無關年紀,成熟跟歲月一點關係也沒有。成熟是成長,而成長必得經過童年,而不是反對它。務必要記住。

你的成熟是虛假的,因為它反對孩子。當孩子誕生,成熟度就被創造出來了。孩子是自然的;你則是人工的,文明的。你必須返回童年,重新找回能夠開始成長的源頭。

我堅持要懷有玩心,是因為我想要你回到你停止成長的那一刻。在你的童年中,你在某一刻停止了成長,並開始變得虛假。當時你或許在生氣,或許你那時在鬧脾氣,在發火,而你的爸爸或媽媽說:「不要生氣。這樣不好。」你之前是自然的,但現在出現了分裂,你必須做出選擇。如果你繼續保持你的天性,你就得不到父母的愛。

當然,你想要愛;那是你僅有的安全感,沒有它你就活不下去。於是你做了抉擇,你投降了。你把你的天性擺到一邊。你開始笑;你變成了好男孩或好女孩。就在你成為好孩子的那一天,災難就發生了。從那一刻起,你就不再自然。從那一刻起,你就變得嚴肅,再也沒有玩心。從那一刻起,你就死了,不再具有活生生的生命力。從那一刻起,你就只會老去,而非成熟。

在這七天中,我要把你丟回你開始反抗你的天性而變乖的那一刻。好好的玩,好重新拾回你的童年。這並不容易,因為你必須把面具放到一旁,把面子放到一旁;你將要把你的人格放到一旁。但是記住,唯有當你的人格不在時,你的本質才能發聲,因為你的人格已經成了牢籠。把它放到一邊去。這會有點痛,但它是值得的,因為你將藉以重生。而重生是不可能毫無痛苦的。如果你真的決意要重生,那就得冒個險。


OSHO <The Superme Doctrin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