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h-TWen

呼吸是你的生命

呼吸是你的生命

呼吸是你的生命

吠陀經上說:「呼吸就是梵天。」在一個很精微的層面上,這個陳述是對的。呼吸是你的生命,也是意識和潛意識,以及身體和靈魂之間的橋樑。 這道橋樑必須加以使用。如果你可以正確的使用這座橋樑,你就可以到達彼岸。

我不知道你是否留意過,你的呼吸會隨著情緒而改變。當你生氣時,你會以不同的方式呼吸;試著去觀察你生氣時的呼吸,然後試著在生氣時以不同的方式呼吸。你將無法生氣。你只能以特定的方式,以特定的呼吸韻律來生氣。 當你在愛的時候,留意你的呼吸:它的韻律,音樂性,以及合諧。去干擾那樣的合諧,愛就會跟著消失。或者,去創造那樣的合諧,愛也會隨之而來。

如果你可以成為呼吸的主人──這是一種深奧的科學──你也將成為情緒的主人。在性行為當中,觀察你的呼吸。它基本上是根植於性行為當中的。你無法做出與當下的呼吸無關的行為。 你無法進入靜心,除非你試著去了解和使用你的呼吸系統。呼吸是介於你的意識和潛意識之間的橋。你的潛意識持續在改變呼吸的韻律,如果你能覺知到這個韻律和它持續的變化,你就可以覺知到潛意識的根源:我的潛意識正在做什麼? 透過呼吸的韻律可以了解許多和你有關的事,即使是在睡眠當中。如果你在睡眠當中夢到自己在生氣,你的呼吸是可以被觀察到的,觀察者會知道你正在夢中生氣。如果你做了春夢,外面的人也可以觀察到,知道你正在夢中經驗性行為。你的呼吸會遵循某種特定的韻律。

如果你觀察一個佛呼吸的韻律,它和你的韻律不同。它始終是一致的。當一個佛入睡的時候,他的呼吸韻律和他清醒的時候是相同的。在他清醒的時候,不論他說話或沈默,他的韻律始終如一。 所以,在這個靜心營中,你會用你的呼吸系統做三件事。首先,整天都有韻律的、安靜的深呼吸。不要強迫,但是要深:緩慢的,深沈的。創造出一種寧靜的韻律,感覺到自己放鬆在這個韻律中,毫不緊繃。然後整天都沈浸在這個韻律中。每當你記得,就深深的、放鬆的、安靜的,隨著這個具有音樂性的韻律呼吸。感覺其中的音樂性,它自有其樂音。

其次,觀照你的呼吸,觀察它。吐氣的時候隨著它流動。吸氣的時候也隨著它流動。隨著呼吸一出一進,跟著它。如果你可以觀察你的呼吸,它會變得深沈、安靜而有韻律。透過跟隨呼吸,你會變得非常不同,因為持續的覺知呼吸會使你與頭腦分開來。平常用於思考的能量將會移向觀照。這就是靜心的鍊金術──讓思考的能量變成為觀照的能量。如何讓思想的能量移向觀照?那就是靜心的重點:如何觀照而不思考?如何成為一個觀照者而非思考者? 所以,整天觀察你的呼吸,但不要因此而緊張,如果你因此而緊張,你就錯過了重點。保持放鬆。只是觀照。讓它好玩些,別把它當成工作。 當你記得的時候,觀照你的呼吸。如果你忘了,那就忘了,但是當你想起來的時候,就再繼續觀照。透過觀照,品質將會改變。觀照呼吸會使你沒有空間可以思考,你的注意力就會被轉移。

第三件事是,利用呼吸同時覺知到生命和死亡。吐氣的時候,它連繫著死亡;吸氣的時候,它連繫著生命。你在每次吐氣當中死去,也在每次吸氣當中誕生。生命與死亡並非不相關的兩件事,它們是同一件事。在每個片刻當中,它們都同時並存。 所以要記得這個:吐氣的時候,去感覺彷彿你即將死去。不要害怕。如果你害怕,呼吸將會受到干擾。接受它:吐氣就是死亡。而死亡是美麗的,它是放鬆下來。 放鬆下來的時候,你發出「啊~」的聲音,並且吐氣出去。去感覺隨著吐氣而來的深沉放鬆。而當吸氣進來的時候,則去感覺「啊~生命正在進入」──你重生了。讓它變成一個生與死的循環。進入這個循環,去覺知它。它是深深的淨化。死在每個吐氣中,也重生在每個吸氣中。

如果吐氣變成了死亡,那麼每個片刻你都在死去。這樣會發生什麼事?你的死亡意味著你的過去死去了,你再也不是上一個片刻的那個人。而如果你死在每一個片刻當中,那就不再有未來。下個片刻就是死亡,所以你無法把自己投射到未來。只有當下唯一的這個片刻,這份單獨性,這個極其微小的片刻與你同在。而即使是在這個極其微小的一刻,你也必須死去並重生。 以呼吸而非生命的角度來思考重生這個概念。每個片刻,你都會重生,重新定位,感到清新。你可以再度成為一個孩子,沒有過去的負擔,也沒有對未來的焦慮。當下這個片刻是沒有焦慮的,焦慮是由過去或未來所創造出來的。

摘自《The New Alchemy: To Turn You On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