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h-TWen

與影共舞

與影共舞

與影共舞

無論你去到何處,無論你將往何方,你的影子都追隨著你。

即使你向內走,你也會遇到內在的陰影。 除非你將覺知帶到你所拒絕的事物上, 它永遠都會扭曲你的一切感知。

以下內容摘錄自〈澳洲的神聖旅程〉,文中談論到腳本治療。

"我在印第瓦位於費里曼圖的家中的廚房和他打招呼。他是個奇特的人物,看起來就像史派克‧米利根(Spike Milligan,印度喜劇演員)與聖誕老人的結合體,穿著亮紅色的圍裙,上面印著中國的生命符號。他在準備義大利蛋餅、有機蔬菜和一個布丁(無糖),它已經蒸了三小時,要配上自製的卡士達醬當甜點。

今早他已經依照相反的順序做了這些事:見三位案主,用早餐,喝了一杯淡澳式咖啡牛奶,騎單車到費里曼圖游泳池游一公里,還有在早上四點起床後在他最愛的椅子上靜心。他告訴我,午餐後他會小睡三十分鐘,接下來要見另外三位案主,然後再一次騎單車到附近去慢跑一公里。還有,我有說過嗎?他在他唯一的休息日,也就是星期天時,他喜愛和朋友們從費里曼圖騎上四十五公里的單車到天鵝河再回來。那又怎樣?你可能會這麼問,這有什麼大不了?很多費里曼圖人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。嗯,這個嘛,真正讓我驚嘆不已的是印第瓦已經八十二歲了!

他是一位臨床心理學家,國際性的團體帶領人,每年都會到台灣及東澳帶領治療及靜心團體。許多人都知道,他是第一位澳洲門徒,他的靈性導師奧修要他在澳洲開靜心中心並帶領治療團體。雖然這個要求是三十年前提出的,印第瓦依然如師父所願,每個月在費里曼圖舉辦靜心活動,並長途跋涉到各種有需要的地方提供治療。

這個人保持活力並且全心全意樂在生活的秘訣是什麼?在他毫無疑問的寧靜臨在中,他認知到,對年長者來說,規律對身體非常重要。當我問到他是否連下雨天都騎單車去游泳池時,他朗誦了一則禪宗公案──下雨時,由它下;無雨時,由它無──奧妙就在旅途中永遠濕著衣袖。他解釋:「不管下不下雨都無所謂。濕衣袖表示我在旅程中總是知道這可能是我的最後一程,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進入這些水中。」

印第瓦談到需要隨著生命之流漂浮,活在「放下」的心智狀態中,不要用意志來操縱環境或勉強達成什麼結果。他從未倦於解釋他的根本方法:「做一切你在做的,但是把覺知帶進行動以及內在反應。」提到他規律的生活時,他說它只是看起來好像一樣,但其實從來都不一樣。「如果你行動時全然在當下,它就永遠不會一樣。」當我問到覺知是否就是活力十足的關鍵時,他暗示道:「這有一點神秘。我並沒有規劃要維持健康或是讓身體好,它看起來似乎是學習放下的結果。我並沒有在人生中努力促成這一點或其他這一類的事。宇宙有著無窮盡的能量,而如果你開始隨順自然的法則生活,你就會自然而非刻意的連結到源頭。」

多年來,印第瓦在與人們進行情緒或靈性層面的工作時,會運用一種他稱為「腳本治療」的方法。他會使用白板或紙,在團體中與每個人各別工作;他運用某種方式來與案主對話,而得以繞過平時的防禦系統,迅速來到議題的核心。 雖然他也運用完形、覺知、正念等治療技巧,但在進行過數千小時的個案後,他學到,談論一個人的故事不見得能解決問題。當問到體驗腳本治療時,人們可能會對自己有些什麼樣的發現或揭露時,他的回答相當簡單:「他們的本然狀態,還沒有受到制約的本來面目。」

腳本治療技巧會很快的把覺知帶進身心當中凍結的部份,它們的起因可能是制約也可能是創傷。覺知就像太陽,開始化冰解凍。他承認,這個技巧並不見得適合運用在所有的治療關係當中,而且需要某些準備,比如說靜心。腳本治療在治療師與案主之間的交互作用是存在性的,並且是超乎言語的。 印第瓦教授這個技巧的方式是「從做中學」。如此可以協助人們發展治療方面的能力,同時也支持那些對自己內在旅程感興趣的人。

就我看來,能夠向印第瓦這樣的人學習是稀有的機會,他與自己的本性同在,並且總是準備好要帶著濕衣袖去旅行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