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h-TWen

這樣是靜心嗎?

這樣是靜心嗎?

這樣是靜心嗎?

對我來說,最美的靜心是坐在角落裏看孩子們玩耍。但我有點困擾:這樣是靜心嗎?

-----------------

觀照就是靜心。你觀照什麼都沒關係。你可以看樹,你可以看河,你可以看雲,你可以看孩子們在四周玩。觀照就是靜心。你觀照什麼不是重點。觀照的本質,覺知和警覺的本質才是靜心。

所以這樣非常好。孩子是美好的——純粹的能量在周圍舞蹈,純粹的能量在周圍流動。為它感到愉悅,觀照它。我看不出來你為什麼要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。頭腦不停地製造問題。無論你做什麼,頭腦都會不斷地找麻煩。

現在頭腦在說:這樣是靜心嗎?

要記住一件事:靜心意味著覺知。你有覺知的做的任何事都是靜心。行動不是問題,你賦予行動的品質才是關鍵。如果你警覺的走路,它可以是一種靜心。如果你警覺的坐著,那坐著也是靜心。如果你帶著覺知來聽鳥叫,那傾聽也是靜心。如果你保持警覺和觀照,那聽你頭腦裏面的噪音就是靜心。重點在於:一個人不應該陷入昏睡。那麼無論你做什麼都是靜心——不要為此擔心。

頭腦不斷在製造焦慮。有很多次,有人來找我。他們說他們覺得非常好,非常嗨(High)——但這是真的嗎?現在頭腦正在製造一個新的問題:這是真的嗎?頭腦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問過。當你頭痛時,你有問過這是真的嗎?你太相信痛苦了。頭痛必然是真的,但如果你覺得嗨,你來到喜樂的巔峰,頭腦就會開始創造一個微妙的憂慮:這是真的嗎?你可能是在幻想,有幻覺或想像。你可能在做夢。或者,如果你找不到別的東西,那一定是奧修在催眠你,你一定是被催眠了。

你無法相信你能夠快樂,能夠幸福。因為頭腦的這個傾向,它會執著於痛苦。頭腦總是在尋求和探索地獄,因為它只能在痛苦中生存;在歡樂中,它會消失。它只能在痛苦中跳動,只有在痛苦中它才適得其所。每當你快樂的時候,你就不需要它了。當你快樂的時候,誰需要頭腦?——你已經超越了它。頭腦覺得它被丟下了,被忽視了,它會開始糾纏你。它會唸你;你要去哪?你被催眠了嗎?你看到什麼幻像?這些都是夢!

因為這種傾向,有許多人曾在某一刻來到靜心的點上,但他們卻錯過了門。門到了,但他們無法相信。靜心就像愛一樣是一種自然現象,它發生在每個人身上!它是你存在的一部分,但你無法相信它。甚至當它發生的時候,你還會忽視它。或者,即使你覺得有些事情在發生,你也不能對別人說有些事情正在發生,因為你怕別人會認為你瘋了。你自己的頭腦不停地說這不可能,這好到不置信。所以你就忘了它。

再一次,要記住:在你小時候,或稍後你還年輕時,一定有過某些時刻。絕不可能從來沒有過那些時刻;每個人都有過的。只要再把它們找回來,你會記得在某些時候,有什麼東西打開了,但你關閉了它,你害怕。

有時候,坐在寂靜的夜裡,看著星辰──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,而你開始退縮,擔心,恐懼,開始做別的事。它好得不可能是真的。你錯過了一個機會。有時候,在深深的愛中,只是坐在心愛的人身邊,就有什麼事情開始發生;你走向了一個未知的方向。然後你開始害怕,把自己拉回到塵世。

有時候,毫無理由的,只是在河裡游泳,在烈日下跑步,或是在海灘上放鬆的聽著海洋低吼,你的內在就有什麼事情開始發生,有一些鍊金術般的內在蛻變,就好像你的身體在製造迷幻藥一樣。某種內在的東西……而你正在走向某個全然未知的層面──就好像你有了翅膀,你會飛了一樣。你變得害怕,你開始執著於土地。

當人們被點化成門的時候,這樣的事情發生過許多次。有時候,如果我看到感受性很強的人,非常具有接受性的人,我會碰他們的頭,而他們馬上就變得害怕起來。幾天前,Ashok Kumar的女兒,一位非常知名的影星成為門徒。當我碰她的頭時,她開始哭叫:「停!奧修!停下來!停下來!」她的全身都在發抖。她開始執著於塵世。有一扇門非常,非常接近。某件極其珍貴的事有機會發生,但她開始害怕。

在每個人的生活中,都有很多這樣的片刻來臨;但那些片刻不是侵略的,它們無法勉強什麼東西來反抗你。如果你準備好了,你就可以移動,可以漂進其中,滑入其中,和它們一起漂浮,來到存在最遙遠的末端。如果你害怕,你就會執著於你的那一岸,並因而錯過船。那艘般無法等你。所以不要被頭腦打擾。看孩子在四周玩耍是很美的靜心──因為觀照就是靜心。但是要記得,不要去想它。如果孩子在跳舞,在跑來跑去,在玩,在尖叫,在蹦蹦跳跳之類,不要開始思考──只要觀照。沒有任何想法的觀照。要覺知,但不要去想。保持警覺--只要看,純粹的看,清晰的,但不要開始想它;否則你就已經走開了。看著孩子可能讓你想起你的孩子回家了。那你就錯過了,那你就不是在看著這些孩子。有一些記憶漂在你的頭腦裡。有一部電影開始演;然後你就做起了白日夢。只要觀照就好!

-奧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