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h-TWen

笑與淚之間沒有空隙

笑與淚之間沒有空隙

笑與淚之間沒有空隙

最近,你在演講的時候幫助我們聆聽寧靜。在達顯 (darshan:師父與門徒的聚會) 當中,有許多寧靜的片刻十分美好,它幾乎是有形的。在這兩天,我都覺得好像我的心在爆發,於是我哭了。然而,我也在笑,在拍手,前所未有的在慶祝著。鍾愛的師父,請你說說笑和淚之間的空間,那個擺錘靜止下來的空間。

在那兩者之間沒有空間......當淚水隨著笑、喜悅和慶祝而來時,它有著截然不同的品質。它們不是悲傷、難過、痛苦之淚。它們是喜悅之淚──因為你是如此的滿溢而出。

你感覺到了某些東西:你的手開始拍。

你感覺到了某些東西:你會想跳舞。

你看到了某些東西:你的眼睛落下了喜悅的淚水。

在笑和淚之間沒有任何空隙。一般人會覺得你看起來瘋了,又哭又笑的,因為一般人們認為笑和哭是分開的兩極:淚水屬於痛苦,笑屬於喜悅。但人們只知道眼淚的一種品質。

淚水可以伴隨悲傷而來。如果它太多了,就會從你的眼中溢出來。它們會幫助你洗去悲傷。淚水總是在為你做一些好事。

正是因為眼淚,男人比女人更痛苦,因為他們從小就被告知:「女孩子才會哭哭啼啼的,你不可以。當個男子漢。」

你關掉了一個關係重大的源頭。男人不能敞開,不能允許淚水從他的眼中滑落。他持續的壓抑它們。藉著壓抑淚水,他也壓抑了他的悲傷,因為眼淚會把悲傷帶走。

女人在哭過之後總是看起來更清新,更美麗,更健康。男人則不必要的失去了某些大自然的恩賜。

我的門徒要很清楚的了解這一點,如果眼淚只屬於女人的話,大自然根本不會賦予男人淚腺。這是個簡單明瞭的事實。要是男人不使用淚腺的話,他何必擁有它呢?

我的門徒必須允許淚水──在痛苦的時候,在悲哀的時候,在折磨的時候──不用覺得不好意思。事實上,在這個人身邊的所有人都應該幫助他哭泣。淚水有助於帶走悲傷和黑暗,並留下更多的寧靜。

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是,因為你壓抑了悲傷、痛苦、折磨的淚水,以致於當你快樂和喜悅的時候,你也一樣會繼續壓抑,你會忍住你的淚。你不允許你的雙眼一起加入你的喜悅。

而你知道嗎?你的眼睛帶著你百分之八十的能量。你的其他四種感官只佔了百分之二十。不讓你的眼睛參與喜悅的舞蹈,是不讓你百分之八十的能量參與其中;這非常不幸。但你必須從悲傷難過開始,因為它們是常見的經驗:真心真意的哭,讓淚水流動。

這會解除你的重擔,這可以為你進行清理,而它會破除壓抑性的結構。之後,你就有可能在笑的時候,在跳舞的時候,在喜悅和愛的時候,同時也讓淚水參與。眼睛具有無比的價值;它們佔據了你百分之八十的能量。那就是為什麼我們稱呼那些達成究竟真理的人為先見者(seer:看見的人)。

為什麼你們會選擇seer這個字?為什麼你們選擇用眼睛來代表那究竟的經驗?為什麼不是耳朵?為什麼不是鼻子?因為他們是窮人;鼻子、耳朵、嘴巴,它們是窮人。

在你的存在中,最富有的部份是你的雙眼。正因此,當你看到盲人時,會對他們比對聾人或聞不到味道的人更慈悲--你對那些人不會升起慈悲心。或許你甚至會覺得嫉妒,覺得他聞不到味道真好,在這個發臭的世界裡這樣真好。

但是一個失去眼睛的人會立刻使你升起慈悲。原因是當少了眼睛,那個人就只剩下百分之二十活著,百分之八十已經死了。他不知道顏色,他不知道日出,他不知道雲朵。他看不見風中的鳥兒。他看不見美好的面孔。這一些都非常重要,它們就像詩一樣──而盲人什麼也不知道。他只活出生命的百分之二十。

所以,不要阻止你的眼淚。而在它們之間沒有任何空間。你會想到它們之間有空間,是因為在你的想法裡,眼淚和悲傷有關,那笑和喜悅呢?它們是與悲傷相反的一端,那淚水怎麼能從你的眼中落下?允許它們。

你說,你的心在那些寧靜的片刻中爆發;淚水開始從你的眼中滑落,同時也有著笑。那麼,之後你一定會很困惑,你會想,我是瘋了還是怎樣?不,你早就瘋了;現在你才恢復神智。